主页 > 市场 >
镍价创近十年来新高
发布日期:2022-01-25 0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期,镍价在多因素的驱动下突破去年9月以来的震荡区间上沿,出现连续的上涨行情,伦镍价格1月20日创下近10年以来新高24435美元/吨,沪镍主力合约价格创下上市以来新高17.833万元/吨。

  近期,镍价在多因素的驱动下突破去年9月以来的震荡区间上沿,出现连续的上涨行情,伦镍价格1月20日创下近10年以来新高24435美元/吨,沪镍主力合约价格创下上市以来新高17.833万元/吨。

  近几个月以来,力勤公司湿法镍项目、青山集团高冰镍项目投产都在预期范围内进行,但以上新增产能暂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硫酸镍原料端的紧张,从投产的进度看,湿法项目的投产依然较慢。

  2020年,中国进口镍湿法中间品34.26万实物吨,比2019年增长19.3%。2021年下半年,随着力勤公司项目的投产,印度尼西亚(下称印尼)湿法中间品很快出口中国,Goro项目也于去年下半年复产。2021年,湿法中间品进口保持同比正增长。

  我国其他主要的镍湿法中间品来自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瑞木项目。虽然湿法中间品进口量环比增长,但仍以难补充国内需求,据SMM数据,湿法中间品的系数也一直在增加,系数高位已经到了0.92,而去年同期才0.75。

  2021年是新能源车市场异常火热的一年,新能源车销量井喷,产业链规模迅速扩大。2021年12月份,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51.8万辆,同比增长120%。新能源车产销量的快速增长,加上三元电池高镍化,促使硫酸镍的需求旺盛,但是受制于硫酸镍供给有限,上下游形成供需错配。2021年7-8月,中伟公司、华友公司等龙头企业产能达产,但是,中间品氢氧化镍钴(MHP)、高冰镍等产量供给较小、全球镍豆产能有限、供需错配,导致国内新能源企业从LME仓库购买镍豆,补充国内生产缺口。

  近日,中国乘用车联合会表示,2022年,新能源乘用车销量目标调整到550万辆以上,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将达到25%左右。高冰镍、MHP将于2022年放量,中间品对镍豆需求形成打击,将必然改变镍产业链供需格局,但印尼当地政策的不确定性、不锈钢产业对高冰镍的牵制都将造成新能源供给的不稳定。今年,中间品边际供给与新能源边际需求的增速难以匹配,镍豆仍将为缺口的有益补充。

  1月12日,印尼海洋与投资事务部副部长Septian Hario Seto表示,印尼可能在2022年开始对镍铁和镍生铁征收出口关税。Seto表示,如果镍价在1.5万美元/吨以上,将可能征收2%的税,即300美元/吨,并且税额与镍价成正比增长。该消息一经发出,伦镍价格上涨至2.27万美元/吨附近,市场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据Mysteel调研统计,截至2021年12月,印尼在产镍生铁和镍铁生产线年,印尼镍铁总产量(折合金属量)约为89万吨镍金属量,同比增长45.34%。2021年,印尼中高镍生铁产量下降约为85万吨,同比增长49%;低镍生铁约为1.8万吨,同比下降3%;镍铁约为2.5万吨,同比下降2%。2021年,印尼新增产线.22%。其中,自印尼进口镍铁284.64万吨,同比增长15.15%,占中国镍铁进口总量约为84%,占我国镍铁供应总量25%左右(按实物吨计算)。

  从冶炼成本看,印尼镍铁相比我国镍铁拥有较大优势。加征出口关税后,我国进口成本将增加,势必会推动镍及产业链相关品种价格的上涨。印尼考虑对镍铁和镍生铁进行征税的行为,并不是首次提出。2021年6月22日,印尼能源和矿产资源部曾表示,由于镍生铁、镍铁产品的附加值较低,印尼计划限制冶炼厂建设和镍生铁、镍铁出口,鼓励建设硫酸镍或不锈钢厂等一流冶炼厂。印尼一再提出发展当地镍产业链,增加产品附加值,可能会增加出口征税实施的概率。目前来看,由于政策实施需要市场的接受以及时间等诸多因素,短期内印尼征税的可能性不大,更多的是对市场情绪的影响。

  镍产业链自去年以来一直存在结构性矛盾,高冰镍项目投产节奏缓慢,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大幅增长,促使镍豆被大量使用,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镍库存由2021年初的26万吨高位,下降至目前的10万吨左右,国内镍库存亦持续下降至低位,社会库存为1.69万吨,上海期货交易所(下称上期所)镍库存为4800吨,在整体低库存状态下,也多次出现挤仓行情。目前,现货资源偏紧导致镍板现货升水高位,交割品不足问题极为明显。同时海外美元价高升水使得国内进口持续亏损状态,进口资源极为有限。

  不同于铜、铝等工业金属在春节前后常出现季节性累库现象,回顾过去5年,LME和上期所库存总和并未表现出明显的季节性变化。上期所镍库存相较于LME镍库存,库存量差距较大,上期所镍库存占两大交易所总库存量多在5%~20%之间,对交易所库存变动并不起到主导作用,有色金属常规春季累库效应对库存影响将进一步弱化。

  镍中间品投产节奏缓慢,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,暂时很难从根本上解决硫酸镍的供应紧张。LME和上期所交易所库存及国内社会库存均降至低位水平,镍产业链上的结构性矛盾依旧存在,也成为支撑镍价的核心因素,预计2022年因为仓单问题引发的镍结构性机会将延续。